手机版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山市华侨中学>教育科研>教研论文> 正文内容

教研论文

学生作文中人格错位的成因及其调控

曾有学生这样描述到:“写作,苦恼人的笑。写作,最惨的怕就是在考试时碰上生疏的作文命题,每每这种目子,写作成了世界上最残酷而又最文明的惩罚、而当被别人或自己的故事所感动,被心中的梦想、幻境所激动时,稿纸就像无垠的原野,手中的笔便成了黑色的骏马,尽情地在意纵横。倏忽间,一个个方块字在那里眉开眼笑,轻声欢唱。”

这种写作体验相信具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苦恼的根源就在于“内在的我”与“外在的我”之间的人格错位,而一旦融合、统一则会使作者焦虑的心灵得以释放,绽放出鲜艳的写作之花。

“人格”一词来自拉丁文“面具(persona)”。实际上,生话中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内在的我”和“外在的我”,即我们在生话中扮演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之间存在人格错位状态。原木纯真无邪天真烂漫的学生,为什么在写作过程中出现人格的错位呢?究其原因,我以为以下两点应引起重视。

()导向出现误区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在解释人格的内涵时指义为自我的延伸即人对于社会习俗和惯例向他提出的要求而做出反应时所具有的外壳。按荣格的观点,文化要求于他所扮的角色就成为人格,其实也就是他的公开的人格,且不说一般社会评价机制对个人的约束,单就高考而言,就足以令人深思。高考作为一种文化,对学生的导向作用是不言而喻的,我们要求学生作文主题正确积极、立意深刻是无可非议的,但高考命题与学生的作文应有一个“紧密度”,不能过于游离学生的 “内在自我”之外,问题就在于有些“问题”对于身处校园、阅历短浅的中学生而言,显得大而深有着相当大的时空距离和心理距离。因而往往难以真正触动其心灵, “真我”受到了覆盖。为了高分,为了达到种种既定的要求,许多学生便把自己并非真正理解或认同的说法,照抄照搬到文章中去,并沿袭成风。且不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只能逼使学生大唱高调,且不论梧桐树下两代人对老树皮和新树皮的感叹是多么牵强附会,单就《战胜脆弱》《坚韧—我追求的品格》这样的与学生生话比较靠近的题目而言,就使许多学生不得不违心地以父母的生命为代价来增强文章的“力度”,其结果是学生“内在的我”的人格丧失,而 “外在的我”的人格分裂却在阅卷老师的智慧下扶摇自上。

()“需要”诱入误区

中学生的成人感逐渐增强,渴望被社会所承认,“尊重需要”、“自我实现需要”逐步占据主导地位,习作过程中,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有此学生不惜窃取别人的成果。笔者在教学过程中,也曾遇到过这样的现象:有此学生为了能使每周的练笔获得老师的表扬,不惜大段大段地引用优秀作文选中的成功之作,而后融进自己的一点见解,把“真实的自我”藏在背后,表现出来的是“虑拟的自我”,一个戴着而具的自我。

面对学生在写作过程中人格的错位现象,教师应通过改变作文教学的思维与手段来及时地加以调控以免造成人格分裂。

()感悟,让写作走进自我的心灵

非思考不能有悟,无个性不能算悟,悟性乃是思想性与独创性的统一。因此,求学、创业、人生都离不开悟、写作与其他艺术种类一样,是人的生命享受与精神自救,是自我的延伸。因此,写作只有把个人的“自我”,融入到大地万物、生命宁宙之中,从中悟出“真境”,你的自我价值才有可能提升,你的尊重需要才有可能满足。悟的过程即是“真我”的融入过程。波德莱尔有段论述:“你的眼睛凝望着一棵在风中摇曳的树,转瞬间,那在诗人头脑里只是一个极自然的比喻,在你的脑里竟变成现实。最初,你把你的热情、欲望和忧郁加在树身上,它的呻吟和摇曳变成你的,不久你便是树了。”这种积蓄着“自我”的体悟的积祟,一旦厚积薄发,渲泻而出便成为诗、散文、小说……学生在写作中表现出来的虑拟的自我就会自然幻化,在真情的表达中“内在的自我”得以延伸。为此,笔者把“感悟”课专门列为语文课的一部分,让写作走进心灵的自我。有一个平时成绩较差,但对建筑极为爱好的学生这样写到:“音乐,演绎的是爱,是恨,是人的心灵。威尼斯的小夜曲,使我体味到了伯思斯坦那细腻的情感,莫扎特那人鹅般的跳动的音符,阿炳的那柔美婉约的心灵……建筑则是流动的音乐。在凝固的历史中,奏响着艺术家灵动的智慧、奋斗的灵魂、人生的轨迹。音乐,是心灵的世界;建筑是世界的心灵、”

 ()创新,让写作走出自我的藩篱

三千多年前,一位哲人说过:“头脑,不是一个要被填满的容器,而是一把需要点燃的火把。”育人应重在思维上的激话,重在创造性的拓展。写作过程中的人格错位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因为思路闭塞,思维不畅通。“自我实现的创造”受到了压抑。为此,笔者在作文教学中以创新思维为突破口,力求调动写作主体的积极性,使写作主体潜在的想象力、创造力和表现力尽情的得以释放。有一次,我以“人”为题,要求学生用发散思维方法进行解读,结果令人喜出望外。

有个学生这样说道:“人字,一撇一捺,简单却又沉重。我们做人要弃小写,重大写。人要生存,离不开物质的前提(一撇),更需要精神的支撑(一捺)。”一个平时不苟言笑的学生补充道:“精神的支撑需有正确的价值取向,否则,‘人’终究是无法立足于这个社会的。从社会学的观点看,一撇一捺,正好体现了个人(一撇)与集体(一捺)的关系,没有集体的土壤哪有个人的英雄?”班上的“小哲学家”忽然发言:“老师,您的意思是想告诉我们人的两重性,人有虑假的一面(一撇),也有真实的一面(一捺),如此对立统一,才使这个世界变得纷繁复杂,丰富多彩,是吗?”学生的潜在智慧在写作课上放出魅人的光辉。“真我”在放大,成功在增强。

还有一次我在讲完《毛遂自荐》后,要求学生课后作深入的思考,一个平时不太引人注目的女学生写道:毛遂自荐,作为一种文化,应是时代的悲哀。毛遂之所以自荐,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缺乏良好的竞争机制,以史为鉴,在市场经济的今人,我们应尽可能减少毛遂现象。这个新的思考启发了我,我在积极肯定她的见解的同时,又注意在各种场合让班上的“毛遂”尽可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她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同学的肯定,当然其写作水平也迅速得到了提高。这样不再为“真我”“虑拟的我”束缚,以成功的“真我”赢得了人生的角色定位。

 

 

(本文发表于《广东教育》2005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