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山市华侨中学>师资队伍>名师工作室> 正文内容

名师工作室

欲栽大木柱长天 ------省骨干教师培养对象张鹏飞的自述

      教书生涯进入第4个五年周期,在高级职称评完后,静下心来,对自己所从事的教育工作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和认识。高考成绩的追逐,不必累述,但这种常态已经是过去式;教育进入课程改革、制度改革的新常态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作为一线的教师,再不颠覆自己,打开窗口看世界,是会被淘汰的,自己都要被淘汰了,如何教育出引领时代的栋梁之材?

      欲栽大木柱长天,是我的QQ签名。在生存问题、社会的认同问题解决后,我自然把工作的中心放到了对于教育本质的思考上。我是热爱教育的。但现在的教育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才能更接近教育的本质呢?2010年到2012年我基本在高三指导学生参加高考,高考考完后学生将课本扔上天空的情境让我不能忘怀———这种挣脱牢笼的举动分明是在传达一种对现行制度的无声的抨击,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工作让孩子们学得如此沉重?为什么我们的工作不能给孩子带来快乐?除了成绩,我们还能给孩子们18岁的成人礼上带来什么?

     于是我在2013年2014年的高一高二年级担任班主任及语文教师期间阅读了100余部教育书籍,包括《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面向个体的教育》《爱的觉醒》《重新认识你自己》《教室里的正面管教》《第56号教室》《教育与脑神经科学》等等,新课程教学、生本教学、翻转课堂、全课程、慕课课程等等为改变教育现状而生的教育理论让我脑洞大开。单方面的知识垄断和讲授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以自由创新为目的的教育方式再度点燃了我对教育的热情。我不再觉得教育只是自己谋生的手段,不再觉得教育其实就是考试,乏味、机械、单调、重复、陈腐。我开始了自己教育教学上的大胆尝试。在语文课堂上,我不再炫耀自己的口才,把讲台当成表演的地方,而是把课堂还给同学。我让同学们选择喜欢读的作品,给他们选择的权力,激励他们去自主阅读文章,写出属于自己的体会与心得,并在小组活动中展示、碰撞,最后结成文集。

     在《阅读。面孔。写作》的序言中我写道:

     什么是阅读的主人?

     我的理解,阅读的主人起码是我有选择阅读的权力,我有解读文章的自由。我在看过文章之后,有自己的感触和想法,可以去和其他文章比较,找出属于自己的阅读灵魂。阅读是读者与作品的心灵对白,讨论更是灵魂的碰撞。没有心灵的交流,没有灵魂的碰撞,就没有个性的阅读,就没有个性的写作,没有阅读衍生出来的面孔。

    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生俱来的面孔,慢慢成长的思想与个性。教育并不是去剥夺这样的天赋与个性,弄得千人一面,而是应该提供思想与个性成长的土壤。语文教学在这一点上责无旁贷。我们怎么引导孩子们去传承文明,怎样引导孩子们去认识世界?灌输是最愚蠢的选择,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灌输就是正确的,实际上思想与个性的成长就不存在正确与否的问题,尊重才是我们要遵循的原则。我们的孩子可以自由的阅读,自由的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在讨论中完成阅读到写作的个性过渡,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语文的精神。

    完成阅读到写作的再生只是我在语文教学上的思考,作为班主任,如何让学生达成人格上的成长才是我工作的重点。我在推广班级民主管理制度,塑造学生公民意识倾力付出,与同行一起建立了“班主任工作室”,我们申报的课题得到了省级立项的肯定,但对于我来说,公民教育是要用十年以上的积累才能完成的事业。在博客与微信上我已经坚持写了十四期《公民微教育》,在第一期《赋权:高中公民教育的起点》中我写到:

     首先,赋权并不能立刻解决问题,甚至不能开始解决问题,仅仅是解决问题的开始。

     我向全班同学征求班级民主管理自由分组意见时,班上一位女生给我写的信,坦率而真诚的话语表达了她的期盼和担忧———班级的民主管理机制真的能解决班上同学的纪律和作风吗?

     事实证明了她的担忧不无道理。在当家做主的兴奋劲过去后,班级的管理制度上的争论越来越激烈,班级文明风纪红旗也多次失手。很多同学戏称班会课为“宫斗会”,更有同学结成团来找我,希望回到“独裁时代”。小小班级,情感代替理性、利益至上、区域偏见在民主的管理框架下显得扎眼,把管理权给学生好像把她们人性层面长期以来压抑已久的负面情绪点燃了,虽然她们都是成绩优秀的学生,以前老师眼中听话的好孩子。

     面对同学的质疑,面对班级的表面“堕落”,我不为所动,坚持“我只有一票”的态度,要解决问题不能靠班主任,要靠大家去讨论,严格依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以我的意志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反复几次后,同学们终于明白“这个问题找老师没有用”“还是我们自己商量吧”,在激烈的班级讨论、碰撞中,她们慢慢学会了摈弃偏见,在情感、理性、利益中寻找制度的平衡点,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

    我要她们明白,权力,是有边界的,而边界是碰撞出来的。

     其次,只有赋权之后,学生才知道权力应该怎么使用才对,才有效率。

     赋权之后的班级凡事都要开会,而且会议很漫长,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想表达自己的意见,想要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经常班会课开到饭点还没有结束,大家都饥肠辘辘了,我戏谑为“民主不能当饭吃”。效率很低的状态很快在同学中得到了反馈。有些同学开始在提案正式提交班会讨论前完成前期的调查,舆情的摸底,方案的修正,有把握了才提交方案,这些举措大受欢迎,我几乎在袖手旁观中就完成了班会课效率的转变。而且繁琐的提案意味着细节上的完善,文科班的女生们逐渐真正意识到好的方案没有好的落实是不行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句诗学生不知背了多少遍,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含义。现在我们的班会有专门的提案日,高效而简洁,每月一次,还有紧急提案的预案。这一切的发展有些在意料之中,有些则完全超越了我对同学们独立意识的认识,这是民主意识生成的开始,学生开始有了思想上理性的光辉。

     第三,赋权意味着不再屈从于权力,不再依赖老师和班委,学生之间有平等的地位,才会逐渐寻求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方式。但这个过程很漫长。

     班委有很多人在民主管理后很开心也很落寞。卫生委员就说,从前搞卫生要威逼利诱才行,现在好了,大家都很自觉;体育委员也不必为开校运会在班级费尽口舌找不到参赛人选而发愁了;大家感兴趣的文娱项目、读书项目、戏剧表演项目更如雨后春笋一般逐一涌现。不需要“政府”出面组织活动了,班委会中很多人一下变得可有可无了。有的班委很落寞,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这还没什么,忽然有一天,某小组提出要把多余的班委职务取消的提案,在班上引起轩然大波。理由很简单———闲置的班委没事,但会占据学期优秀班干的评定指标,不合理。

     基于各种理由,很多矛盾就公开化了。被攻击的班委心理不舒服,表面上道理说得通,心理不开心啊,从小到大都是老师的左膀右臂,心腹亲信,在班上呼风唤雨,曾被人称为老师的“干儿子”“干女儿”,现在居然被放在火上烧烤,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有的同学就径直来辞职,态度决绝,神情冷漠。接着一群闺蜜战友就在各种场合为之不平,抹黑提案同学,甚至对我说,班级的矛盾越来越多实乃民主之弊也。闻之,我不禁莞尔:很好,我就喜欢你们有矛盾!没有矛盾,如何真正体现民主管理的价值?没有矛盾怎么会辩论?没有矛盾,怎么会纠正班级制度上的纰漏?没有矛盾的和谐是假和谐!能正确对待矛盾的班级才是真和谐!

     颠覆性的思路带来的效果是明显的,我们的班干部没有闲职,是真正意义上的为人民服务的“不拿薪水的班级公务员”。透明、公开的民主管理让班级走上了良性循环的道路。班级的财务制度、选举制度、团队活动方案-----都在赋权之后逐渐完善起来了,其中的曲折当然不是三言两语说得尽的,但同学公民意识的成长却是实实在在的的。

     十年,如果我能在这条道路上坚持走十年,不管结果如何,自问对得起教师这个职业,对得起作为教师获得的荣誉和称号。